互聯網反腐案例:騰訊辭退100人,移交40人,拉黑38家企業;人人車內部員工長期賣數據

時間:2021-02-22 17:43:32 瀏覽:162

2月2日,騰訊反腐部門公眾號《陽光騰訊》發布第二份反腐報告,2019年第四季度至今,騰訊反舞弊調查部共發現查處違反“騰訊高壓線”案件60余起,100余人因違反“騰訊高壓線”被辭退,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機關處理。此次公告中, 絕大部分典型案例集中在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


PCG移動商業產品部王浩、彭健輝、已離職的原PCG移動商業產品部杜海濱和原MIG開放平臺部溫揚在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外部公司謀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處費。


PCG NBA業務中心組長宋昊和PCG體育直播及節目部已離職組長劉家超在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外部公司謀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處費


PCG移動應用平臺部副總監姜唯利用職務便利,為外部公司謀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利益


PCG資訊運營部李博利用職務便利,為供應商謀取利益,并收取供應商好處費。


.........


PCG是騰訊2018年新成立的事業群,覆蓋騰訊新聞、騰訊體育、騰訊視頻、微視、騰訊影業等騰訊內容平臺業務。在BAT時代,商業流量是滋生腐敗的重災區。內容事業群“利用職務便利”能為供應商謀取“利益”即為流量、上線與展示位置。



雖然明知腐敗集中在何處

但查實卻是件很難的事

相比企業的爆發式成長

偷雞摸狗的損失被認為可忽略不計

這在互聯網企業是一個長期的現象

直到2018年

行業紅利近乎吃盡

內控極其失敗的企業一夜之間退局

企業才意識到內控的重要


人人車:數據被賣,慘為他人做嫁衣


各位是否有察覺,2018年電梯里黃渤吶喊的人人車,2019年起突然沒了聲音。人人車2018年拿到滴滴、騰訊領投的4億美元F輪融資后,開始了新一輪上億元的大額廣告投放。,本以為它可通過其首創的二手車C2C模式,撕開瓜子二手車占據的市場。但剛剛翻年,2019年2月,人人車就宣布將所有員工轉為合伙人。這被解讀為“就地解散”,退出了二手車競爭的舞臺。


何以至此?

內部員工長期泄露車源信息

壓根就沒有過內控。


2018年人人車發現,自己幾乎所有的車源信息,被泄露給了競爭對手。對手借此能用更快的速度、更高的價格去聯系車主,拿到車源。而融資后上億元的廣告投入帶來的關鍵資產,就是車源信息。人人車內部排查了好幾次,也沒有找到泄密者,直到2019年年初,人人車抓到了一個盜取公司數據的外部人員,對方供出,是人人車的一名早期員工一批又一批地賣掉了所有車源信息,以此獲利。


直到結果無法挽回,才悔不早些作內部控制。


人性在數十倍于工資收入的經濟利益面前,是極為脆弱的。如果一家企業沒有成體系的內部控制,那“體外收入”將成為員工留在企業的直接原因。大規模的貪腐,能直接摧毀一家企業。其威力絕對不亞于創業者做了一次糟糕的商業決策。2017年的明星企業ofo,在單車的機械鎖沒有定位系統時, 員工敢公然將出廠價500-600元的單車,用100-200元賤賣,傾吞公司資產后報遺失。ofo直到“押金爆倉”,才派人四處追贓,反腐負責人歷經數月才追回數百萬元,在幾十億的押金窟窿幾乎可忽略不計。


互聯網企業的內控一開始充滿著凌亂


2019年,裁員、收縮、融資難是此類新經濟公司的主旋律。企業達成了一種共識:“腐敗是一顆毒瘤,在錢多寬松的歲月,它雖然有毒,但不致命。但現在,再不整治,誰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ofo,輸掉此前的所有。”

意識到了,卻不知道從哪開始。


大企業考慮從刑偵部門挖人,用刑偵的辦法醫治腐敗。阿里巴巴第一任首席風險官邵曉鋒就曾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事偵查支隊一大隊大隊長。另一些企業選擇另辟蹊徑。Uber從賭場中挖掘“反老千”的人才出任其亞太區風控反腐負責人。


有的企業更是奇招頻出,直接搞出了釣魚執法。某企業派人假扮供應商,試圖以“高額回扣”收買自己的一名采購人員。采購人員答應:“會想辦法”。但當反腐人員拿出證據時,卻被員工反咬一口:“這是為開除故意找的借口”。


靠人查,往往查的人也不見得靠得住。一名某大型上市公司的前市場部員工稱,一名銷售涉嫌貪腐,但那名員工“收買”了一個去查案的“關鍵人員”,在調查時對結論做了手腳,此后這名員工快速離職。最終在他離職快一年后才重新被揪出來。


絕大多數的從無到有,一開始都有著一段彎路要走。反腐部門艱難試探后, 發現通過“技術手段”和完整的“管理體系”才是整頓腐敗的核心方法。技術手段是一把利器,利用技術可形成了一套事前防范、事中監控、事后追蹤的反腐體系。


在事前,要求員工在公司電腦、私人手機上安裝一款“辦公軟件”,里面嵌套了復雜的監控算法,不止查腐敗,也查員工是否出現其他有違公司利益的事。在事中,對接入公司網絡的設備做行為監控,設定敏感行為,一旦發生,立即警報,反腐部門立即前往質詢。在事后,用KPI壓反腐部門不斷形成新的稽核指標,促使反腐人員利用技術手段(如成熟軟件)反復建模,反復比對數據,實施以日為刻度的高頻數據稽核。確保“問題發生后”一兩日內就能被發現,并追蹤溯源。


騰訊、阿里,沿用這種模式取得了反腐的巨大成功。借助技術,阿里的反腐通報更是細致入微。阿里通報一名“小二”貪腐案例時,著重描寫了這名小二和商戶出去做“保健”時提出嫖資要高于3000塊錢的“違規經過”。之后的一段時間里,“3000塊”成了阿里員工間開玩笑的一個梗。


貪婪和欲望是人性難以分割的一部分,而縱觀歷史和各國經驗,卓有成效的反腐,往往基于對人性的理解。時至今日,理解人性后建設制度,用技術手段填補制度可能的漏洞,是互聯網企業反腐公認的良方。


參考文獻:互聯網公司反腐,搞不好就死了

https://zhuanlan.zhihu.com/p/99711452


來源:中律聯企業合規研究院  

本文僅作分享,作品版權歸原作者分享,如不妥,請聯系我們更改/刪除

登錄合規網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视频